<b id="pzjuo"><address id="pzjuo"></address></b>
  1. <b id="pzjuo"><tbody id="pzjuo"></tbody></b>
        <b id="pzjuo"></b>

        <b id="pzjuo"></b>
        1. <b id="pzjuo"></b>

          “现在有贡献,未来更可期”,为中国旅游研究对世界旅游的贡献点赞!(上)

          来源:旅规院微信 行业新闻 2018-06-12 16:47:59

          啊哦~图片找不到了



          中国旅游在国际上享负盛名,但是中国旅游研究的成果和对全球旅游研究做出的贡献,却鲜少有人熟知。“现在有贡献,未来更可期”,这是南京大学的章锦河教授对中国旅游研究的评价。


          哪些知识可以称作理论?哪些新理论是中国旅游学者提出的?哪些中国旅游研究新理论对国际旅游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


          本文以“旅游吸引物权、非惯常环境”两个研究领域为例,梳理和总结了中国学者对国际旅游研究的知识贡献。


          其中,旅游吸引物权属于新概念提出及理论探索,非惯常环境为理论体系的建构


          跟着规划君一起认真阅读了解!


          一/// 旅游吸引物权:新概念提出与理论探讨



          针对旅游开发中收益分配不合理引发的矛盾冲突问题,保继刚和左冰2012年在《旅游学刊》上的文章《为旅游吸引物权立法》提出“旅游吸引物权”的概念。他们认为,旅游吸引物权作为一种“未被明文列举出来的权利”,法律上应对其产生的价值和利益予以确定。自旅游吸引物权提出之后,学者们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1.1

          研究进展

          目前,关于旅游吸引物权的研究主要发表在《旅游学刊》《云南师范大学学报》《法治研究》《经济问题探索》等学术刊物上,大致可以分为两种观点:一是以保继刚和左冰为主的“赋权”论,一是以张琼和张德淼为主的“合同”论(王维艳,2015)。前者针对旅游发展中土地增值收益和旅游吸引物价值被低估或忽略的现状,主张通过土地制度变革、为旅游吸引物权立法或赋予当地居民旅游资源的所有权,分享旅游发展带来的股权利益(保继刚和左冰,2012);后者则认为财产权是具体的、现实的,应充分反映现实生活中的具体财产关系,农村土地上的旅游开发并未引起新的权利浮现,旅游吸引物作为整体不宜设立物权,并主张运用现有法律保障旅游开发中当地居民的权益(张琼和张德淼,2012)。


          2016年,“赋权”论和“合同”论两派又一次在《旅游学刊》上进行了交锋。张琼和张德淼(2016)认为,旅游吸引物在旅游学上属于一个集合概念,在法律上没有相关规定,但不同属性的旅游吸引物作为个体在《物权法》上的权属性质往往是有法可循的。在此基础上,他们进一步论证了设立旅游吸引物权、为之统一立法的不合理性和不可行性。与此针锋相对,左冰和保继刚(2016)从“一物一权”原则出发,结合现行资产评估方法中的收益法和市场法,根据产品生命周期特点,提出了基于门票收益的旅游吸引资产评估方法对物的旅游吸引价值(资产)的评估。他们强调,旅游吸引物权不仅具有法理上的合理性、社会实践经验的合理性,而且具有满足旅游吸引物交易保护要求的逻辑合理性,有着广阔的实践应用潜力。


          从保继刚和左冰的论文中可以看出,旅游吸引物权的提出是多年持续观察和思考的成果。无论是2012选取的广西桂林龙胜龙脊梯田景区和云南西双版纳傣族园景区,还是2016年选取的西递和宏村案例,都具有很强的现实背景。一个新概念、新理论的提出,难免会遭受诸多质疑。新理论必然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论证之后才能慢慢浮出水面,并在学者的共同努力下才能建立较为完整的理论体系。目前,关于旅游吸引物权的研究依旧较为缺乏,要建立相关的理论体系任道而重远。


          1.2

          对国际旅游研究的可能贡献


          保继刚和左冰将旅游吸引物权翻译为“Tourist Attractions Rights”,笔者使用其作为关键词在各大学术搜索平台上进行了搜索,均未发现相对应的学术论文。由此可见,国内关于旅游吸引物权的相关研究对国际旅游研究的贡献尚未形成。可以预计,随着相关研究的推进及我国旅游研究国际影响力的进一步提升,旅游吸引物权的相关理论在未来极为可能为国际旅游研究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如章锦河教授所言,旅游吸引物权的研究未来很可期。



          参考文献

          主张赋权:

          [1] 保继刚, 左冰. 为旅游吸引物权立法[J]. 旅游学刊, 2012, 27(7):11-18.

          [2] 唐兵, 惠红. 民族地区原住民参与旅游开发的法律赋权研究——兼与左冰、保继刚商榷[J]. 旅游学刊, 2014, 29(7):39-46.

          [3] 左冰, 保继刚. 旅游吸引物权再考察[J]. 旅游学刊, 2016, 31(7):13-23.


          主张合同:

          [1] 张琼, 张德淼. 旅游吸引物权不可统一立法之辨析[J]. 旅游学刊, 2013, 28(12):90-96.

          [2] 王维艳.乡村社区参与景区利益分配的法理逻辑及实现路径——基于现行法律制度框架视角[J]. 旅游学刊, 2015, 30(8):44-52.

          [3] 张琼, 张德淼. 再论旅游吸引物的法律属性[J]. 旅游学刊, 2016, 31(7):24-31.






          二 ///   理论体系的构建:非惯常环境相关研究



          2008年,张凌云在《旅游学刊》上发表了《国际上流行的旅游定义和概念综述——兼对旅游本质的再认识》的文章,对国际上流行的旅游概念进行了系统梳理。他发现在关于旅游的定义中,不少学者涉及“惯常居住环境”这个概念。同年,在《旅游学刊》的另外一篇文章《旅游学研究的新框架:对非惯常环境下消费者行为和现象的研究》中,张凌云提出了关于“非惯常环境”的确切定义,并尝试利用该概念建立旅游学研究的新框架。后面,我们将会尝试梳理非惯常环境的研究进展及我国旅游学者对该领域的研究贡献。



          2.1

          研究进展

          (1)概念的提出


          惯常环境这个概念于1995年被世界旅游组织(WTO)采用在旅游的技术性定义中,此前,类似其所指的对象被表述为“日常生活和工作地点”“永久定居地或工作地”以及“日常环境”等(陈海波,2017)。在WTO给出的定义中,并没有对惯常环境以外的地方进行精确描述。那么问题来了,惯常环境的边界在哪里?多远才算远?瑞士、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等国家曾将80千米作为惯常环境的阈值。然而,这个标准是否普遍适用?国土面积不同,惯常环境的范围理应不一样。比如,对于小乡村的农民,惯常环境可能只是当下目力所及的一亩三分地;而对于在北京市中心上班而在七环以外居住的打工者,其惯常环境相对于前者可能就大得多。另外,对于不同距离感知的人,其感知的惯常与非惯常也必然不一样。比利时学者Govers等人于2008年在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发表了“勾勒旅游:定义惯常环境”一文,首先对距离测量这一“拇指法则”进行分析,并在思辨的基础上进行了实证,其工作的启发性在价值上更胜于研究结论。传统观点往往从身体的日常活动空间(如工作、购物、娱乐等)的集合去界定非惯常环境,而Govers等人则从地方、空间、流动的多视角出发,对传统观点的惯常环境进行重构和重置,提出惯常的感知与距离并非是线性关系的观点。他们采用两种评价方式,外在的距离与频率评价和内在的游客自我感知评价,对非惯常环境进行刻画。研究发现,人们对于惯常环境的感知不仅仅与距离相关,还因个体差异而异。实证结果显示,20千米是比利时游客对惯常环境的阈值范围。他们认为,虽然这一标准不能全球推广,但适用于一个人口密集和高度城市化的地区。


          显然,只是简单的距离测量并不能决定惯常环境的边界。惯常环境的测量不仅与客观的距离有关,还取决于个人的主观感知。并且,随着个人活动空间的变化,个人的惯常环境也会随之变化。但是,我们不能因此陷入不可知论,我们应该庆幸的是我们正在接近事物的真相。旅游的技术定义有助于量化分析,但是回归本质性的概念定义也是非常必要的。


          (2)张氏非惯常环境


          在国内,“非惯常环境”的踪影,最早可见于2008年张凌云在《旅游学刊》中的文章。他对国际上流行的旅游定义和概念进行了梳理,发现了惯常环境是关于旅游定义的一个关键词(张凌云a,2008)。同年,他在《旅游学刊》发表了“旅游学研究的新框架:对非惯常环境下消费者行为和现象的研究”一文,尝试以“非惯常环境”和“体验”这两个核心概念,重新解析了旅游的本质及其相关概念,讨论了旅游经济学和旅游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和内容,并在此基础上探讨了构建旅游学的学术框架。在文中,他强调了认识惯常环境和非惯常环境这对概念组,是理解旅游活动和现象空间转化和外部条件最为本质的基础。旅游者在非惯常环境下的消费心理和行为应该成为重构旅游经济学研究的微观基础(张凌云b,2008)。


          2009年,张凌云进一步尝试利用非惯常环境建构旅游学研究框架。张凌云利用利珀模型和普洛格模型这两个旅游基础研究中较为成熟的理论模型对“非惯常环境”概念进行了验证和推广。利用利珀模型,张凌云指出客源产生地与旅游目的地实际上就是惯常环境与非惯常环境在地理空间上的投射,而这两种环境的心理动力就是惯常环境里“紧张和焦虑”所形成的“推力”,以及在非惯常环境“诱引的场”所构成的“拉力”;此外,他还利用普洛格理论模型,论述了非惯常环境既是地理环境、更是心理环境的本质,并进一步强调非惯常环境的特征与旅游者心理上的认知有关,而这种认知又是基于客源地的惯常环境。总的来说,该文试图以非惯常环境概念来重构旅游学研究的学科体系框架,对重新审视旅游现象和本质具有很高价值。


          张氏非惯常环境的研究不仅仅停留在单纯的学术研究,还以非惯常环境这个特征为基础,尝试推动旅游学科建设。早在轰轰烈烈的旅游管理申报一级学科之前,张凌云于2012年便在《管理学季刊》(前身为《中大管理研究》)中发表了“走出混沌:旅游学科的归属与性质探索”一文。文章简述了旅游和旅游学科在《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等各种分类标准的位置,指出旅游学科的分类归属混乱的尴尬地位是旅游学科的学术基础薄弱、没有形成一门独立的学科所致。张凌云进一步指出,构建旅游学的关键在于确立起独特的研究对象或研究领域、严密的逻辑化的理论体系和研究范式。在非惯常环境下,旅游者的行为也有别于惯常环境,这是构建旅游学的基础,也是旅游学所具有的独特的、不可替代的研究对象或研究领域。对于旅游学而言,以“旅游本质是在非惯常环境下的体验”这一基本认识为基础,才有可能建立起一套具有特有的概念、原理、命题、规律等所构成的严密的逻辑化的理论体系(知识体系)和具有一定的学科知识产生方式和研究范式(方法论),从而最终构建起真正属于旅游学的学科体系。



          (3)非惯常环境的其他研究成果


          除了张氏理论外,其他学者也参与到了非惯常环境的理论构建研究中。王欣和邹统钎(2011)认为,非惯常环境概念和相关理论,是在旅游技术性(或现象性)定义大行其道的时候回归概念性(或本质性)定义的重要工作之一。他们在已有研究基础上,进一步探讨了非惯常环境下人的体验的本质问题。文章指出,体验对于人们具有生命层面的意义,而非惯常环境下的体验是人们以变换环境的方式去调整生命状态。文章还对基于非惯常环境视角的旅游定义做了一些补充探讨,包括主动性、暂时性、可替代性和旅游体验价值的有限性等。


          陈海波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别在《旅游学刊》刊发了非惯常环境的相关研究。陈海波(2016)认为,惯常环境与非惯常环境演变演化则是个体与外部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具有转换消长乃至切换的特征,只是不同的人,其惯常环境与非惯常环境相互转换消长及切换的方式存在差异。旅游是发生在人们进行“惯常环境-非惯常环境-惯常环境”切换复原这一整段的生存状态里,这种切换复原和其间的闲暇时间一道构成了旅游的充要条件。他认为,旅游学的研究对象应该是个体或群体惯常环境与非惯常环境切换复原中闲暇时间的体验,这既是旅游学的内核,也是其发展所属自足性分支学科的基础,同时也是其与各相关学科进行平等对话,发展所属交叉性分支学科的基础。在后续研究中,陈海波(2017)对非惯常环境的概念进行了进一步分类。他运用现象学方法,将非惯常环境也可以分为非惯常足迹环境和非惯常非足迹环境两类,并阐述了其概念内涵、特征、影响因素、发展向度以及相互转换消长、切换、投射等关系。同时,将非惯常环境下的体验分为一般性体验和特殊性体验,认为体验是人对于人自身(生理和心理)、人类社会以及自然界的各种事物特定向度的探求和被给予过程,并分析了旅游体验的内涵、特性以及质量评估等问题。


          2018年第4期《旅游学刊》刊发了管婧婧等人题为“非惯常环境及其对旅游者行为影响的逻辑梳理”一文,该论文较为系统地对非惯常环境的内涵和外延进行了界定。他们在“非惯常环境”是旅游研究中的核心概念基础上,运用形式逻辑法,分析并归纳了该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从内涵来看,惯常环境是人们日常重复性实践和思维所构建的经验地方,它具有相对稳定的地理边界,但具体距离尺度受个体心理认知的影响。在外延上惯常环境包括日常工作(学习)环境、日常居住(社区)环境、日常交往环境。相应地,非惯常环境从外延来说是惯常环境之外的地方,这里的地方是指“经主体加工并赋予不同性质和意义的空间”。此外,他们还从经济、文化、信息和认识4个维度对非惯常环境进行解析,发现进入非惯常环境意味着经济成本、信息混乱和不完全、文化差异及认知调整。最后,围绕上述维度,文章推演了非惯常环境对旅游者在目的地选择、消费及行为失范等多方面的影响,尝试为以非惯常环境为逻辑起点构建旅游者行为研究做一些基础性工作。



          2.2

          对国际旅游研究的贡献


          十年磨一剑,毫无疑问,经过十年的探索,以张凌云为代表的我国学者在非惯常环境的研究上已经取得了较为系统的研究成果,为国际旅游研究作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希望有朝一日,非惯常环境的研究能够一统杂乱的关于旅游学的定义,助力旅游管理成功申报一级学科。



          参考文献

          [1] Govers R, Hecke E V, Cabus P. Delineating tourism: definingthe usual environment[J]. 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2008, 35(4):1053-1073.

          [2] 张凌云a.国际上流行的旅游定义和概念综述——兼对旅游本质的再认识[J].旅游学刊,2008, 23(1):86-91.

          [3] 张凌云b.旅游学研究的新框架:对非惯常环境下消费者行为和现象的研究[J].旅游学刊,2008, 23(10):12-16.

          [4] 张凌云.非惯常环境:旅游核心概念的再研究——建构旅游学研究框架的一种尝试[J].旅游学刊,2009, 24(7):12-17.

          [5] 张凌云.(2012). 走出混沌:旅游学科的归属与性质探索.中大管理研究,7(1), 13-34.

          [6] 王欣,邹统钎.非惯常环境下体验的意义[J].旅游学刊,2011, 26(7):19-23.

          [7] 陈海波.旅游概念界定与旅游学科框架构建的一个新视角[J].旅游学刊,2016, 31(4):62-70.

          [8] 陈海波.非惯常环境及其体验:旅游核心概念的再探讨[J].旅游学刊,2017, 32(2):22-31.

          [9] 管婧婧,董雪旺,鲍碧丽.非惯常环境及其对旅游者行为影响的逻辑梳理[J].旅游学刊,2018, 33(4):24-32.





          图片来源 || 
          正文插图设计与照片:孙佼佼 苏州科技大学讲师


          编辑 || 

          黎耀奇 中山大学旅游学院副教授

          方淑杰 中山大学旅游管理博士生

          刘必强 中山大学旅游管理硕士生

          孙佼佼 苏州科技大学商学院讲师



          • 图文来自:旅游学刊

          • 整理发布:重庆市旅游规划研究院


          联系电话:023-89546321

          电子邮箱:89546321@qq.com

          公司地址:重庆市江北区建新北路38号




          AV老司机精品资源站在线,久久无码中文字幕久久无码,精品中文字幕有码在线不卡,人妻少妇中文字幕乱码